您目前的位置:首页-->典型案例
搜索
驾驶员无证驾驶情况下发生交通事故的,车主在承担责任后无权向保险公司主张索赔
发布部门:审判管理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3/3/1 9:59:12   阅读次数:19924

驾驶员无证驾驶情况下发生交通事故的,车主在承担责任后无权向保险公司主张索赔

——上诉人天×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

与被上诉人屈某红保险合同纠纷一案

【裁判要旨】

投保公司和被保险人双方订立的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合同只要不违反法律规定,应为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权利义务。根据《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九条的规定,驾驶员无证驾驶发生交通事故的,车主在承担责任后无权向保险公司主张索赔。

【案例索引】

一审: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法院(2011)茂南法民初字第199号民事判决;

二审: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茂中法民三终字第65号民事判决

一、  基本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天×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屈某红

经审理查明:茂名市茂南鸿×商运部是个体工商户,经营者是屈某红。

茂名市茂南鸿×商运部是粤K10723重型自卸货车的所有人。2009413日,茂名市茂南鸿×商运部作为被保险人,向天×保险公司投保了粤K10723重型自卸货车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期间自2009414日零时起至2010413日二十四时止,保险限额为122000元。

201039日上午,屈某红雇请的司机张某阳驾驶粤K10723号重型自卸货车在油城二路与钟某英驾驶的KGV799号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摩托车损毁和钟某英受伤的交通事故。2010923日,茂名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二大队作出第440902020100040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司机张某阳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钟某英无责任。同日,经茂名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二大队调解,钟某英与张某阳达成调解协议,张某阳同意赔偿医药费20306.95元、粤KGV799号二轮摩托车的拖车费70元、车辆损坏维修费1000元以及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费、交通费等9800元,共31176.95元给钟某英。签订调解协议后,屈某红将赔偿款31176.95元交给张某阳,再由张某阳将该赔偿款支付给钟某英。后屈某红向天×保险公司索赔无果,双方发生纠纷。201116日,屈某红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天×保险公司返还32301.95元给屈某红,本案诉讼费用由天×保险公司承担。

另查明,张某阳初次领取机动车驾驶证的时间为199982日。200582日,张某阳换取新的驾驶证,准驾车车型为B1                      

二、审理过程

茂南区人民法院认为:茂名市茂南鸿×商运部作为被保险人向天×保险公司为粤K10723号大货车购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双方签订了保险合同,屈某红依照合同约定交纳了保险费,并由天×保险公司开具发票及保险单给屈某红,该保险合同已成立并自2009414日零时起生效。保险人天×保险公司应承担合同生效后的保险责任。茂名市茂南鸿×商运部是个体工商户,屈某红是茂名市茂南鸿×商运部的营业执照上登记的业主,依照《最高人民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6条:“在诉讼中,个体工商户以营业执照上登记的业主为当事人。有字号的,应在法律文书中注明登记的字号”的规定,屈某红是符合条件的当事人。天×保险公司辩称屈某红是不适格的主体,其主张缺乏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驾驶员张某阳是屈某红雇请的司机,其行为是受屈某红的指派和委托,因此,在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上张某阳的签名是代表屈某红的意思表示,所支付的赔偿款也是屈某红出钱。因此,天×保险公司辩称签订调解书不是屈某红签名,无法证明是屈某红支付的赔偿款,与屈某红无关的主张理由不成立,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天×保险公司辩称驾驶员张某阳属无证驾驶粤K10723车。原审法院认为,驾驶员张某阳是否属无证驾驶应由公安交警部门在处理事故时认定。根据本次交通事故茂名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二大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认定:张某阳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 “同车道行驶的机动车,后车应当与前车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超车:(一)前车正在转弯、掉头、超车的;……”之规定,应承担事故全部责任。该责任认定书并无认定张某阳是无证驾驶,因此,天×保险公司这一抗辩理由缺乏证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交强险赔偿限额是否应分项计赔的问题。第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的规定,保险公司对第三人的责任是一种法定赔偿责任,只要车主购买了第三者强制保险,保险公司就应当在强制险限额内予以赔偿。第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约定交强险的赔偿项目应分项计赔,但该条款属格式条款,不是受害人的意思表示,实际上损害了受害人的利益,故该条款对受害人没有法律约束力。屈某红积极对受害人作出赔偿,其在交警部门主持下达成的调解书对受害人所作出的赔偿款项,合理合法,应当作为天×保险公司赔偿的依据。天×保险公司辩称交强险应实行分项限额计赔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天×保险公司辩称屈某红自车的拖车费1000元不能在交强险内索赔,第三人钟某英的摩托车修理费是1000元而不是1125元,天×保险公司这一抗辩理由成立,应予支持。屈某红的诉讼请求除了自车的拖车费1000元、钟某英的摩托车修理费超出1000元的部分不予支持外,其余请求均合法有据,应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四十四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六十五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的规定,判决如下:一、限天×保险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保险赔偿款31176.95元给原告屈某红。二、驳回屈某红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608元,其他诉讼费100元,合计708元,由屈某红负担50元,由天×保险公司负担658元。

天×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屈某红不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茂名市茂南鸿×商运部向天×保险公司购买了粤K10723号大货车的交强险,是本案交强险的被保险人。因此,原审应以茂名市茂南鸿×商运部作为诉讼主体。二、原审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判决错误,应依法予以纠正。本案事故的驾驶员张某阳所持的驾驶证准驾车型为B1,根据公安部第71号令规定,持B1驾驶证的准驾车型为“中型客车和C1M”,但事故发生时,张某阳驾驶的车辆属于“重型自卸货车”,不属于B1牌照的准驾车型。张某阳在未取得该类驾驶资格的情况下驾驶该类车辆,属于无证驾驶。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中保协条款[20061)第九条的规定,驾驶人无证驾驶的,保险公司只垫付抢救费用,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公司不负责垫付和赔偿。对于垫付的抢救费用,保险公司有权向致害人追偿。因此,张某阳在未取得相关驾驶资格的前提下,非法驾驶车辆,违反了相关规定,天×保险公司不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赔偿责任。三、本次交通事故不是天×保险公司造成的,天×保险股公司不承担诉讼费用。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2011)茂南法民初字第19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驳回屈某红的诉讼请求,并判令屈某红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屈某红答辩称:一、屈某红是个体工户,是被保险人茂名市茂南鸿×商运部的业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二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6条的规定,屈某红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二、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张某阳是屈某红雇用的司机,其行为是受屈某红的指派和委托的。张某阳在交通事故赔偿调解书上签名是屈某红的真实意思表示,伤者的赔偿款也是屈某红支付的。张某阳是在199982日领取驾驶证的,不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九条规定的“未取得驾驶资格”的人,该条也未规定“未取得该类驾驶资格的情况下驾驶该类车辆”的,属于无证驾驶。而且《交通事故认定书》也没有认定张某阳是无证驾驶。三、原审适用法律正确,保险公司对第三人的责任是一种法定的赔偿义务,因此,天×保险公司主张其不承担赔偿责任没有依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天×保险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屈某红是否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二、张某阳是否无证驾驶;如果张某阳无证驾驶,天×保险公司是否应当在交强险的赔偿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三、天×保险公司是否应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关于屈某红是否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的问题。

本案的投保人是茂名市茂南鸿×商运部,而茂名市茂南鸿×商运部是个体工商户,屈某红是该商运部营业执照上登记的业主,根据《最高人民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6条:“在诉讼中,个体工商户以营业执照上登记的业主为当事人。有字号的,应在法律文书中注明登记的字号”的规定,屈某红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天×保险公司主张屈某红的诉讼主体资格不适格,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二、张某阳是否无证驾驶;如果张某阳无证驾驶,天×保险公司是否应当在交强险的赔偿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1、关于张某阳是否无证驾驶的问题。

本案中,张某阳虽然取得了准驾车型为B1的机动车驾驶证,但根据《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附件一的规定,B1机动车驾驶证的准驾车型为中型客车,驾驶重型、中型载货汽车及大、重、中型专项作业车需领取B2机动车驾驶证。国务院法制办公室于2005125日发布了对《关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其实施条例有关法律条文的理解适用问题的函》的答复,其中明确指出,驾驶与驾驶证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在性质上应当属于无证驾驶;在适用处罚上,依据处罚相当的原则,可以按照未取得驾驶证而驾驶机动车的处罚规定适当从轻处罚。因此,张某阳持B1机动车驾驶证,驾驶须持B2机动车驾驶证才能驾驶的大型货车,应视为无证驾驶。

2、关于张某阳无证驾驶,天×保险公司是否应当在交强险的赔偿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

本案是保险合同纠纷,屈某红的损失应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进行理赔。《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中保协条款[20061)第九条的规定,“驾驶人无证驾驶的,保险公司只垫付抢救费用,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公司不负责垫付和赔偿。”该条免除了保险公司在无证驾驶情形下的赔偿责任。本案中,张某阳持B1机动车驾驶证,驾驶须持B2机动车驾驶证才能驾驶的大型货车,应视为无证驾驶,因此,保险公司对屈某红因张某阳无证驾驶所产生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原审判决天×保险公司赔偿屈某红的损失不当,应予纠正。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法院(2011)茂南法民初字第199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被上诉人屈某红的诉讼请求。

三、评析

本案的主要问题在于:无证驾驶造成交通事故后,购买了交强险的车主对事故受害方进行了赔偿以后,是否对于有权要求保险公司赔付。

全国很多地方都发生过类似案件,但各地法院的判决结果却大相径庭,主要是对于《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以下简称为《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不同理解。根据《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酿酒的;()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对于该条的理解和适用主要存在以下三个问题:

(一)对二十二条第二款中规定的“财产损失范围”是否包括“人身伤亡损失”

对于这个问题主要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根据《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第二十三条:“交强险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统一的责任限额。责任限额分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医疗费用赔偿限额、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以及被保险人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赔偿限额。” 《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所指的“财产损失”与上述“人身伤亡、财产损失”、“财产损失赔偿限额”所提及的“财产损失”系同一概念,仅指与人身伤亡相对应的财物损毁,不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 等其他人身伤亡所致的经济损失。

第二种观点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第一条:“因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赔偿权利人起诉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第三十一条:“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以及本解释第二条的规定,确定第十九条至第二十九条各项财产损失的实际赔偿金额。前款确定的物质损害赔偿金与按照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确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则上应当一次性给付。”该司法解释第十九条至第二十九条分别规定的是“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等11项赔偿项目,据此,可以将《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财产损失”理解为该司法解释第三十三条所指的“各项财产损失的实际赔偿金额”,即“物质损害赔偿金”。《交强险条例》第22条所指“财产损失”与该司法解释规定的“财产损失”、“物质损害赔偿金”的含义一致,是指与精神损害相对应的广义上的财产损失,包括因人身伤亡产生的各项经济损失,如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等。

就这个问题,安徽高院在2009年向最高人民法院进行了请示,最高人民法院【2009】民立他字第42号对于江西高院《关于如何理解和适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请示》的复函中,采纳了第二种观点,即这里的“财产损失”应包括因人身伤亡而造成的损失,如伤残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

笔者认为《交强险条例》将交强险限额设置为医疗费用赔偿限额、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三大分项赔偿限额,从而误导了人们对《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受害人的财产损失”理解,认为该款的“财产损失”就是“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的“财产损失”,应作狭义的理解,即财物损毁。事实上,由于涉交强险案件在计算人身损害赔偿项目和金额时均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确定,故《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的“财产损失”应作出与《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有关“财产损失”的一致解释。即:对《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财产损失”应作广义理解,其中包括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财产损失。这与《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三十一条规定的“财产损失”内涵相一致,也与交强险属于财产保险的本质相一致。

根据《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二款:“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结合《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三十一条:“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以及本解释第二条的规定,确定第十九条至第二十九条各项财产损失的实际赔偿金额。”交强险属于责任保险,责任保险属财产保险的一种,而财产保险顾名思义是以财产损失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因此,《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所指“财产损失”应与《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三十一条作同一理解。

(二)无证驾驶造成交通事故后,受害人向保险公司要求赔付,保险公司是否可以依据《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免责

对于这个问题学术上和司法实践中也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根据《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对于无证驾车造成交通事故的,保险公司仅应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而不包括其他费用,并且在垫付后还有权向致害人追偿。该规定实质上是保险公司免除承担保险责任的规定。垫付抢救期间的医疗费仅是为了能及时救助受害人,在受害人脱离危险以后,保险公司不承担其他责任。因此无证驾驶造成道路交通事故后,保险公司可以对受害人不予赔付不予赔付

第二种意见认为,《交强险条例》是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来制定的。从《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条、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可知制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的一个重要立法目的是为了更大限度地对受害人给予充分、及时、全面的保护,体现交强险保护受害人的社会公益性。交强险是不同于商业保险的强制保险制度。机动车属高速运输工具,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三条:“从事……高速运输工具等对周围环境有高度危险的作业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如果能够证明损害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事故造成第三人伤亡,对肇事车辆应当适用无过错责任的归责原则,即对受害人的理赔不以被保险车辆是否承担责任为前提。因此,《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的立法精神是一致的。按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只要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均应该由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范围内向受害人(第三人)赔偿,除非受害人故意造成,别无其他免赔情形。

笔者认为,一、《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关于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规定,明确了在交强险中保险公司应对保险事故承担无过失赔偿责任,即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第三人人身伤亡及财产损失的,保险人应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一条也作出了相应的规定,上述法律规定从受害人角度确认了保险公司在存在交强险的交通事故处理上除受害人故意造成事故的外,应承担代被保险人直接赔付受害人的责任与义务。保险公司对受害人的无过失赔偿责任是基于法律的规定,充分体现了立法本意的人文关怀和以人为本的社会公益性质的宗旨。

二、无证驾驶是造成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剧增的主要原因,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九条、第二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2009)民立他字第42号函对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规定,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且这里的财产责任在最高人民法院(2009)民立他字第42号函中作出了扩大解释即指人身伤亡及财产造受的损失,但该部分条文与司法解释并非旨在排除《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一条适用,而是从被保险人的角度排除了在无证驾驶或醉酒驾驶等四种情况下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以期通过保险公司对被保险人的无证驾驶或醉酒驾驶等情形的不予理赔,而达到减少无证驾驶和醉酒驾驶情形发生的社会目的。对于被保险车辆被盗抢、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情况,肇事车辆的相对方(路面不特定第三人)无法预见,无法控制,也无过错,如在此种情况下免除保险公司对受害人的赔偿责任,明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立法本意,故在第二十二条的情形下保险公司仍应按二十一条的规定代被保险人直接赔付受害人。

综上,笔者认为《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一条与第二十二条虽都是对保险公司免责事项的规定,但是前者是从受害人的角度出发而规定的,后者是从被保险人角度出发而规定的,两者的逻辑标准不同,因此不能免除保险公司应按《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赔偿受害人损失的义务,该公司基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产生仍应对受害人承担赔偿责任。

(三)无证驾驶造成交通事故,投保人向受害人赔付后,是否可以要求保险公司赔付

对于无证驾驶造成交通事故后,投保人向受害人赔付后,是否可以要求保险公司赔付的问题,在以前的司法实践中虽然存在着一定的分歧,但是在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09】民立他字第42号函后,逐渐趋于一致。

笔者认为投保人和保险公司订立的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合同只要不违反法律规定,就应为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权利义务。根据《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对于无证驾车造成交通事故的,保险公司仅应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而不包括其他费用,并且在垫付后还有权向致害人追偿。此外作为合同组成部分的《交强险条例》第九条亦有明确规定“驾驶人无证驾驶的,保险公司只垫付抢救费用,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公司不负责垫付和赔偿。”《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系保监会制定发布作为执行交强险的具体依据,保监会系国务院直属机构,其所发布的条款作为保险合同的组成部分,理应予以遵守。因此,这两条实际免除了保险公司在无证驾驶情形下的赔偿责任。

       综上,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双方订立的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合同不违反法律规定,应为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权利义务。机动车驾驶人张某阳驾驶与驾驶证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造成致钟某英受伤和摩托车损毁的交通事故,属于无证驾驶造成交通事故,且交通管理部门作出张某阳全责,受害方无责的责任认定。根据《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九条的规定,保险公司对作为投保人的上诉人因机动车驾驶人张某阳无证驾驶所产生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 an>

版权所有 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 | 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办公地址:广东省茂名市油城九路5号 邮编:525000 | ICP备案号:粤ICP备17107633号